台灣外送茶LINE:85566|台北外送茶|新北叫小姐|高雄叫小姐|台南外送茶|台中外送茶|新竹外送茶|台北外約學生|西門町上門服務 > 新聞資訊 >

全省金絲貓

台北外送茶-冥神


                                                                                                                                                                                                                   台北外送茶-冥神




     啊......我恨!我好恨啊”不死之王淒厲的嚎叫著,再也不顧上爭奪冥神加隆的神格。
 
    “辰南......壹定要滅掉這個......不死之王,絕不能讓他......跑進人類的聚居地,不然他的報復是瘋狂的......所過之處......定然白骨成山!”
 
    羅曼德拉的影像越來越虛淡,最後光芒壹閃,他的生命之火徹底熄滅,原地壹點殘骸都沒有留下。
 
    “啊......”辰南仰天長嘯,長發根根倒立,冥神的神格快速沖進了他口中,無盡的魔氣自他身上的湧動而出,向著神殿之外浩蕩而去。
 
    古神殿壹直被某種神秘力量所保護著,已經屹立千年之久,現在終於崩塌於,“轟”的壹聲,揚起漫天塵沙。
 
    遠山中,亡靈魔法師萊昂和壹個全身都隱在寬大的黑袍當中的神秘人,皆感受到了壹股可怕的死亡氣息。
 
    “桑德大賢者,您感覺到了嗎?難道是那個不死之王吞掉了神格,真的成功封神了嗎?”萊昴有些驚恐。
 
    “我不知道,魔法水晶球根本不能夠顯示沙漠中的影象,不過......冥神加隆的神格似乎真的破除封印出來了......”
 
    “大賢者,我們的情況非常不妙啊,光明教會的執法人員就要追上來了,而我們本來就很難有希望從不死之王的地盤獲取到神格,現在更加無望了。”
 
    在更遠處的深山中,光明教會的執法人員也發出了驚呼:“難道......傳說是真的,冥神加隆真的安息在這裏?”
 
    “天啊,那兩個亡靈法師不會得到冥神加隆的神格了吧?”
 
    “這怎麽可能。難道真有人在要人間封神了?!”
 
    萊昴身旁地人正是桑德,透過寬大的黑色長袍,可以看到裏面是壹具白森森的骷髏骨,他的肉身早已毀滅,為了能夠活下去。他將自己轉化成了高等亡靈。
 
    不過,經過千年封印,他耗盡了亡靈能量,最後只剩下壹團靈魂之火,脫困而出後,為了便於行走,他挑選了壹具上等的骷髏骨,將自己地靈魂之火植入其中手打,準備修煉亡靈系的壹些失傳的術法,將自己轉化成壹個骷髏王。
 
    桑德乃是亡靈系的大賢者,而且是千年前的人物。他知道許多不為人知的隱秘。其中壹件最大的秘密,始終埋在他的心間,未曾對任何人提起過。
 
    他知道上壹代冥神加隆的神格,似乎被封印在了新蘭帝國東南部的群山中,如果能夠破除封印,得到傳承,可能會造就出壹位新地冥神,不過破除封印的過程。危險非常大,稍有不慎,便可能會灰飛煙滅。
 
    就在幾天之前,桑德和萊昴開始深入新蘭帝國東南部的群山。展開了搜尋行動,就在這時光明教會的紅衣大主教碼倫突然開始派人追殺二人。
 
    直至此刻。桑德才知道,光明教會的人定然在他們的身上做過手腳。以致他對萊昴說出秘密時。被光明教會中地強大法師通過魔法水晶球得知了秘密。
 
    光明教會中的壹些重要人員,雖然已知道桑德被救出去了。但壹直沒有采取什麽行動,直至獲得這個驚人的秘密,紅衣大主教碼倫才開始下追殺令。
 
    桑德在第壹時間指點萊昴破除了光明教會施加在他們身上的魔法印記。二人這幾天在大山中不斷回避光明教會地執法者,還始終未曾真個正面對撞。
 
    他們幾次來到沙漠的邊緣地帶,能過亡靈系法師對不死生物待有的敏銳直覺,他們知道裏面有壹個強大到難以想象的不死之王。
 
    二人不敢逾越雷池半步,後來決定在不死之王破開神格封印時再來此地,看看能不能夠尋得機會獲取冥神加隆地神格。
 
    不想,他們似乎來晚了壹步,整片沙漠教覆蓋在了暗黑魔氣之下,無邊無際的暗黑魔氣已經開始向大山內洶湧而來。此時貿然闖進去,恐怕會不但不會有任何收獲,還有可能會白白丟掉性命。
 
    萊昴問道:“大賢者,我們怎麽辦?”
 
    身處黑袍中地桑德,凝望著沙漠的方向,略微思索了壹會兒,道:“看來冥神加隆地神格與我們無緣,現在恐怕已經被人得手了,我感覺不太像是那個不死之王。我們在這裏等等看吧。”與此同時遠處光明教會的七名執法者也駐足不前,他們感受到了那股磅礴的暗黑氣息,所有人皆驚懼不已,如果真的有壹個人在人間封神,他們真的有些不敢想象了......
 
    傳說,冥神和光明神壹直不睦,雖然不似暗黑大魔神壹般,與光明神仇恨不共戴天,但也絕不是壹個仁慈神。
 
    這幾人壹直在追殺他的信徒亡靈魔法師,而且居然追到他的眼皮子底下來了......事情非常不妙。幾名執法者暗暗祈禱,如果有人封神成功,希望他千萬保持住自己的靈識,莫要被上壹代冥神加隆殘存的記憶同化。
 
    無盡的魔氣還在繼續洶湧澎湃,朝著連綿不絕的群山浩蕩而去,壹副未日來臨了的景象。桑德二人、光明教會的幾名執法者,現在他們都身處在魔氣中了。
 
    如果再繼續下去,說不定暗黑魔氣會撲向大山外的城鎮,畢竟這是壹個主神的神格在進行傳承。
 
    然而就在這時,沙漠中的辰南大吼了壹聲“啊......”滾滾音波浩蕩長空,傳遍了連綿不絕的群山。他感覺體內似乎有壹個殘缺的靈魂在掙紮著,想要奪取他的身體。
 
    “啊......是誰?給我滾出來!”
 
    辰南無比憤怒,他感覺有些上當愛騙了,所謂的傳承遠非想象中的那樣,並不是單純的獲得神格。竟然有壹個殘缺的靈魂要獲得他身體的主導權,他甚至收到了壹道意識流,那個靈魂要和他融合。
 
    “決不可能!我就是我,決不可能融有其他人的意識,即使是神也不行!加隆妳給我滾出去,滾出我的身體!”
 
    古往今來,敢大罵主神的人,真的不多。現在辰南不僅大罵,如果能夠動手的話,他還想狂踹壹頓這個傳說中的冥神。他相信,那個冥神絕不會和他融合,極有可能會抹去他所有的意識。
 
    事實上,那個殘缺的靈魂更加憤怒,曾經的主神竟然無法征服眼前這個普通人的身體,這實在無比邪異。
 
    “好奇怪的體質!好強大的意誌!這個身體我要定了!”冥神加隆那殘缺的靈魂用意識流在辰南心中大叫著。
 
    “啊啊......”辰南突然感覺頭部劇痛無比,如針紮、如刀挫,像要裂開壹般。
 
    “不要抵抗了,接受我,我們融合在壹起,妳將在瞬間獲得我所有的神通。擁有我的神格,妳將是這天下間最強大的人,不,就是去了天界,也沒有人能夠奈何妳。難道妳不想成為神嗎?我乃是天界的主神啊,只要妳同意融合,那麽以後妳便能夠與天地同在,與日月同輝......”冥神加隆壹邊爭搶辰南身體的控制權,壹邊不斷誘惑著。
 
    “妳這個白癡神,給我滾出我的身體,我就是我,絕不會和妳融合。”辰南抱著頭,翻倒在地上滾來滾去,劇痛讓他險些昏死過去,但他知道絕不能閉上眼睛。
 
    “奇怪,好奇怪,低潮具的是壹個人嗎?”冥神加隆憤怒無比,雖然靈魂殘缺了,神力所剩無幾了,但他畢竟曾經是壹個主神,但竟然始終無法掌控辰南的意識與身體。
 
    在加隆壹波波的精神攻擊當中,辰南突然大叫了起來,“啊......”在頭部無比劇痛中,他感覺心中突然壹亮,壹扇封閉的大門似乎突然打開了。
 
    壹幅幅畫面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懸崖峭壁這上,夢可兒提劍向他走來,他體內烈血組毒深入骨髓,無力抵擋,神智漸漸模糊......他雙眼血紅,披頭散發,跑向斷壁處,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滔滔大河將他沖向下遊,流落到樸實的小山村,和大仇人夢可兒同處在壹個屋檐之下......
 
    他隨著老丹尼東天天去打漁,後來又成為了小村內最出色的獵人......
 
    他打跑了無賴奧利曼,和夢可兒結成了夫妻,婚後二人相敬如賓......
 
    辰南腦中轟隆壹聲,他徹底恢復了記憶,回想起了過去所有的事情。他科不敢相信,他......竟然和夢可兒結成了夫妻!這......他呆呆發楞,這壹切太荒誕了,真的如同夢境壹般!
 
    “可惡,為什麽會這樣,壹個普通的人類,為什麽會這樣難以征服?”
 
    冥神加隆的話語將辰南拉回了現實,這時他忽然感覺頭部不再那樣劇痛了。